• 订阅号
  • 服务号
您现在的位置:长沙市中心医院 > 中心大讲堂
爱心公益
“多亏了他们,我才养活了自己!”
发布日期:2017-08-08阅读量:

【故事背景】

    每周一和周四下午,32岁的陈丽都要坐将近20站公交车,来到长沙市中心医院做血液透析。 7月3日,是她透析的日子。这一次,她推了小拖车过来,上面装着的是54袋自己亲手卤制的卤花生。这是她和病友的“小生意”。
 
    一个月前,她和同病房曾是厨师的病友合作,煮些卤花生补贴家用。血透室的医护人员得知陈丽的创业想法,先向她预定了第一批“卤花生”。

    “记得第一次陈丽拿来她的卤花生,她很腼腆,总说让我们都给她多提意见。大家趁休息时间试吃,味道真的不错。”血透室的护士长王娟说,医护人员经常向她订货,自己吃的、送朋友的都有,还在朋友圈积极地帮她推荐。

    小生意经营一段时间后,陈丽成了长沙市中心医院的“美食小红人”。因为花生煮得好吃,又卖得便宜,很多医护人员及亲朋好友都成了她的顾客。“卤花生” 的小生意蒸蒸日上,一下子就红火了起来。

 

6月19日,陈丽给各科室医护人员送亲手做的卤花生



医护人员鼓励透析女子“自主创业”

    每次做卤花生前,陈丽都会先准备些大袋子来分装卤花生,按照“订单”一份份分好,再分别送到每一位“订货”的医护人员手中。卤花生10元一份,买得多的,还会加送两个卤鸡蛋。送货时,她都会很认真地说“谢谢!”

    “我在长沙市中心医院做血液透析已经4年多了,是这里的老病友,医护人员对我都特别好。这份‘卤花生’的小生意也是在血透室医护人员的鼓励下才有了今天的‘小规模’,他们是我的恩人。”陈丽说。

    陈丽告诉记者,自己最开始发病时才27岁,她以为只是工作太累引起的嗜睡、眩晕等症状,并未多加留意。几个月后病情加重,结果检查出尿毒症。她曾在广西老家的医院看病,做血液透析,几乎把自己几年打工的积蓄都花完了。

 
    陈丽还记得,第一次透析,自己整个人都身心疲惫。她不停地追问自己: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事? 刚开始那几年,她想过“去死”,但看着为自己疾病焦虑又操心不已的父母,她心软了。
 
    每次送完花生,陈丽都要躺在床上做4个小时的透析。“陈丽,感觉还好吗?要做透析了。”护士刘媛媛询问道。陈丽上床躺下后,配合护士撸起了袖子,胳膊上有两个高高鼓起的包块清晰可见。

    “尿毒症患者做透析前要做一个小手术,将胳膊上的动脉和静脉连接起来,这是血透病人的一个生命通道,每次做透析需要在连接起来的血管上打针。”

    4个小时的透析时间,对透析多年的陈丽而言,并不算漫长。
      

医院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帮她宣传



“他们是我最珍贵的第一批客户!”

    陈丽的父母是环卫工人,每人一个月的工资2000元,在长沙并无宽敞住处,一家三口,挤在一个公共垃圾中转站的二楼。“尽管楼下就是处理垃圾的地方,很臭!但和父母住在一起,这里就是家,是温暖、安心的地方。”

    “父母一发工资就帮我缴治疗费,除去医保报销,现在每年的透析费用至少要花2万多元。”主管医生李佳丽原本建议陈丽每两周来透析5次,可为了节省费用,她向医生要求改成每两周4次。

    “来长沙后,我一直想做点事贴补家用,干过很多活,可由于身体状况都没法做长,这让我很有挫败感。”陈丽回忆说,最开始来长沙时,她在红星市场地下通道内摆地摊,卖些头饰、袜子等生活用品。每天下午,自己会出门摆摊,直到晚上11时,父母工作忙完就过来接她,一晚上收入30多元。后来,她在家对面的私人菜馆帮忙,每天上午工作4小时,一个月1200元,但因菜馆生意欠佳,她被辞退了。之后,陈丽还过了一段时间捡破烂为生的日子。

    1个月前,他认识了同病房的一位病友。病友以前是厨师,两人一起商量做点小生意,一起煮卤花生来卖。“没想到,卤花生的生意开展得很顺利,多亏了长沙市中心医院的医务人员,他们成了我最珍贵的第一批客户。”

 
“卤花生好吃,所以我们推荐!”

    血透室的刘媛媛护士是陈丽的第一批顾客之一。“陈丽的卤花生好吃,价格便宜,真的很不错!”她告诉记者,作为医务人员,她最希望看到患者能积极向上地生活,既吃到美食,又缓解陈丽的经济压力,她会帮忙在朋友圈多转发。

    原本陈丽的卤花生一次只能卖出5-6包,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她现在每次订单有20-30包,每一包她都会认真地记在本子上,这些都是好心人的恩情。

    因为卤花生不能保存太久,为了保证食材新鲜,陈丽会在做透析前一天的下午到病友家中制作。她的主要职责是买花生,把花生壳剥出一个口子,放入卤水中泡几个小时,由病友来煮。第二天上午,她就会趁“新鲜”送过来。

    对这个刚刚起步的“小生意”,陈丽很是珍惜。“一袋花生卖10元,我每袋大概能赚2元左右,利润少一些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好吃又实惠,如果有机会,我还要努力多开发一些新产品,比如鸡脚、毛豆等。”

 
这一单,卖出去54包卤花生,是她生意最好的一单



攒够钱换了肾 陪爸妈一起到老

    血液净化中心的李佳丽医生告诉记者,如今陈丽已经发展至慢行肾炎及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需定期进行血透,若条件允许,还可以选择换肾。

    “尿毒症患者换肾需要年纪轻;基础疾病不能太多,有很多病人是由高血压和糖尿病引起的尿毒症,如果去换肾,原发疾病照样会对新的肾脏有影响。”

    据悉,陈丽的慢性肾炎情况还算比较好,目前只需要换一个肾就好了,治疗费用大约是30万元,可这笔庞大费用对于陈丽而言,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原先很悲观,现在这么多人都在帮忙,我希望等自己攒够钱,换了肾陪爸妈一起到老。”陈丽有些哽咽地告诉记者,父母辛苦把自己拉扯大,到了这个年龄本该颐养天年,却要被自己病所拖累着,自己当初想要“去死”的念头,实在太不负责了,“我不想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想给他们养老。”

    陈丽说,自己不开心时喜欢听歌,最喜欢韩红的《天亮了》。这首歌是她在四川大地震中根据真实故事改编,一对父母双手顶着房梁救活了自己孩子。她觉得自己的父母也是如此,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日后也为父母撑起一片天。


记者 吴雯芳(潇湘晨报) 秦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