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号
  • 服务号
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市中心医院 > 新闻纵览 > 医院新闻
医院新闻
武汉战疫日记(12)死亡线上走一遭,老奶奶战胜恐惧敞开心扉
发布日期:2020-03-13
3月11日 天气:多云

    今天是湖南省支援武汉第五批医疗队抵达武汉进驻金银潭医院的第二十天,病房里面上午很忙,有3位患者需要外出行CT检查,其中有一位患者比较特殊,那是一位老奶奶,已经住院超过1个月了,听本院的主任说奶奶来的时候属于危重症,监护室没有床位,就在普通病区插管上呼吸机,这么高龄的患者又有心脏疾病,大家都以为凶多吉少,但奶奶却奇迹般的好起来并脱离了呼吸机。

    10天前,那是我从重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上班的第一天,我查房发现好几位患者几乎一直躺着很少活动,这对于重症患者来说是很危险的。因为早期的主动运动和康复治疗可以促进患者的病情好转,明显减少并发症和降低病死率。


    护士长说,她已经带5床奶奶做过一些康复锻炼了,于是我建议这位奶奶开始尝试下床活动。然而奶奶一听说要下床,表现得很焦虑,说她绝对不能下床,稍微动一下就会头晕和呼吸困难。于是我没有急于要她活动,而是帮助她摇高床头,想着改善她的视野也方便她做些床上活动。不料我刚摇床,奶奶就慌忙说:“不行,不行!开始头晕了”。我立即停了下来,给她测量了血压,并询问了她进食早餐的情况,监护仪显示一切都好。于是我将她的情况通过对讲反馈给了医生和护士长。医生告诉我,这个奶奶病情时间比较长,前期又接受过有创呼吸支持,奶奶内心对于疾病还是非常恐惧的。于是医生先给奶奶开了抗焦虑的药物,并要我配合护士长给她做心理护理。

    这边话音刚落,护士长就穿着隔离衣进来了,奶奶看到护士长来了便笑了:“我还在想你怎么还没有来哦?”护士长也笑着回答:“这不是来了吗?想我了吧?”言语间,仿佛是很久没见的友人。正当我讶异时,护士长悄悄告诉我,她刚接触5床奶奶时,也很苦恼,奶奶总是喊头晕、不活动,人显得很没精神,和她说话,她也不怎么搭理。但护士长从不放弃,总是有事没事跟奶奶聊天,不厌其烦地鼓励奶奶,指导她做些简单的康复锻炼,慢慢的,奶奶也放下防备,对护士长开始信任了,甚至有些依赖……


    原来如此!于是我也放弃了“急功近利”的康复锻炼,而是转而先从基础护理做起,一开始是指导奶奶在床上洗脸刷牙,每天坚持带她做上下肢的运动,慢慢地鼓励她在床上坐着把双腿放下落地。10天过去了,这些果然有效,奶奶不仅很配合我,也不天天喊头晕了,今天我接班询问的时候,她说已经完全可以自己洗脸漱口,并且下床小便了!

    但是当我告诉奶奶今天要去做CT时,她又开始说自己头晕,绝对不能下床。我告诉她:“您现在几乎可以脱离氧气了,呼吸也不快,肺部病灶肯定吸收很多了,做个CT可以帮助医生确诊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您现在状态这么好,CT结果肯定是好的,可能近期就可以出院了哦!”鼓励了一番以后,奶奶表示同意去做CT,但一定要我陪,我满口答应了。于是帮她穿好棉衣坐上轮椅,快到电梯口时她说自己怕冷,于是我给她盖了被子。路上奶奶还是不怎么说话,我尽量推她走有阳光的地方,虽然路可能会远一点,虽然穿着防护服会有点吃力,但是我想一个多月没有出过住院大楼了,今天让奶奶多看看外面的春色她心情应该会好一些。
 
    做完CT回病房要通过一段走道,上午的太阳正好能够照射进来,经过走道的时候我特意放慢了脚步。就在这个等候的过程中,奶奶突然激动地对我说:“真的非常感谢您们,是你们把我从死亡边上救回来的!”我赶忙说:“您一定会好起来的,可以长命百岁!”说着,奶奶回头看着我,轻轻拍拍我推轮椅的手:“你们都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你们一定会平安幸福的!”

    一路上,奶奶突然打开了话匣子,跟我讲起了她住院的经过和内心深藏已久的担忧。原来奶奶自从2月4号住院,中间很长一段时间意识都不清醒,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清醒后,她跟儿子通了电话,儿子担心有些话不说怕来不及,便将医生的谈话和两次病危通知的事情都告诉了母亲。说着说着奶奶便哭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两肺都白了是什么意思,但我晓得肯定没什么希望了,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想折腾了……”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奶奶刚开始不配合做康复的原因。

    我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握住她的手鼓励她:“您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了,情况很稳定,现在全国的抗疫形势都很好,湖北很多方舱医院都休舱了。”她马上就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老伴就在方舱医院,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我自己害怕也不敢问他情况,不晓得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体会到奶奶内心的恐惧,对死亡的害怕,也担心着老伴的安危,但又没有询问情况的勇气。我很肯定地回答她说:“确实很多方舱都休舱了,很多来支援的队伍都已经隔离轮休了,爷爷肯定是治好了!”

    也许是恐惧得到了释放,也许是得知了老伴康复的消息,奶奶终于放松了,回去的路上竟然主动和另外两位病友阿姨“搭讪”聊天,到了病房还主动问了我的名字说要向护士长表扬我。看到娭毑脸上由衷的笑脸,我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通讯员 徐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