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号
  • 服务号
您现在的位置:长沙市中心医院 > 新闻中心
第286期
“天使”背后鲜为人知的苦和累
发布日期:2017-06-27 浏览数

    护士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白衣天使,他们在病人眼里是爱的化身,美丽的天使。但是,走近她们你才会发现“天使”背后那鲜为人知的苦和累。

    护理工作少有轰轰烈烈的辉煌,大部分都是繁琐而又平凡的重复,打针、发药、铺床、输液,她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这样细心地呵护生命;交班、接班、白天、黑夜,他们在劳累中把握着生命的轮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辛劳,换来一个个病人治愈康复!护士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向他们致敬,靠近他们来看看平凡背后的感人故事。


故事一: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造口师

普外科 陈美

    普外科病房,一名80多岁身患胰腺癌的患者,术后留置引流管,大便失禁,肛周随时有大便流出,一名护士正弓着腰不停为患者清洁肛周皮肤,并每隔一小时为患者翻身、拍背以预防压疮和肺部感染。同病房的病人及家属见此情景纷纷竖起了大拇指。这名护士就是普外科主管护师,长沙市市级医院中首位国际造口、伤口治疗师——陈美。

    而这些“特殊”的护理工作对陈美来说,却不过是家常便饭。

    取得国际造口、伤口治疗师资格证后,陈美每年都要接受院内伤口护理会诊近三百次,工作结束后不管有多累,她都会坚持到会诊科室为病人进行伤口换药。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陈美的手机都会开着,因为她经常凌晨两三点接到患者或家属求助电话,她还专门建立了一个“造口、伤口治疗”微信群,线上回答和指导患者及家属伤口、造口的护理方法。

    去年7月,天气炎热。陈美接到科室会诊电话,一位中风瘫痪在家卧床1年多的智障老人,骶尾部有严重的压疮,气味恶臭。当陈美小心地将老人骶尾部的结痂打开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伤口里可以看到白色的骨头,而且伤口里面密密麻麻爬满了蛆虫,恶臭在换药室里弥漫,她镇定了一下,伏在老人腰侧,忍住恶臭仔细清理伤口。一条、两条……半小时过去了,陈美从伤口清理出二十多条蛆虫,给老人换好药。经过两个多月每天的换药,她最终治疗好了老人骶尾部的压疮。

    在陈美坐月子期间,她仍放不下伤口造口门诊的工作,只要门诊有需要,她就肯定会出现。当时有位糖尿病足的病人从基层医院转入,骨科医生建议其截肢,因病人正值中年,是家里的顶梁柱,病人及家属强烈要求保肢。得到消息时,陈美正在乡下坐月子,她在自身没有车的情况下,雇车赶到医院帮病人做治疗。来去四个多小时,儿子在家饿得嗷嗷大哭。但是她说值得,因为她保住的不只是病人的一条腿,更是保住了一个家!

    然而敬业的陈美虽一次次保住了无数患者的家,却未能赶上送父亲最后一程。去年,陈美的父亲因肺癌病情危重入住到医院综合ICU,正公休陪在父亲身边的陈美在得知伤口造口门诊来了位下肢严重溃烂的糖尿病患者时,毅然赶到门诊为这位患者做治疗,却未曾想给自己人生留下了永远的遗憾……陈美至今都忘不了那一刻,下午3点40分,父亲突发心跳骤停,当时情况危急,主管医生电话联系她,她正在帮病人处理20*15厘米大型溃烂伤口,为了不影响治疗工作她没有接电话,却因此错失了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而造口门诊离父亲所在的ICU只隔了两层楼……

    陈美就是这样一个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的护理工作者,像一支普通的蜡烛,不断燃烧着自己,用自己的光和热,照亮和温暖了无数个需要关爱的人!


故事二:忙碌起来,忘了自己是孕妇的“铁娘子”


急诊科 周肖

    站着弯腰为患者打针,这在众人眼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举动,可对于我院急诊科护士周肖来说,有时也会成为困难事。因为她肚子里已孕育了7个多月的宝宝,她一边静等小生命降临,一边挺着“大肚子”穿梭在病房。

    周肖今年26岁,预产期是7月26日,身高1.62米的她从怀孕到现在,体重增长了20多斤,用她的话来说,自己现在走路都快成“滚”的了。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她不能像别的“准妈妈”一样,享受即将成为母亲的安逸与呵护。“家人让我早些休假,可是科里少了一个人,工作量就得均摊给其他人。如果我请假了,别的护士就得放弃休息。”从周肖怀孕开始,婆婆就专门从浏阳赶到长沙,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照顾她的日常起居,每天中午都给她送爱心便当;科里为孕妇着想,也不给她安排晚夜班了。家里和科里都是事事照顾她,但她并没有给自己借机偷懒和懈怠的理由,一如既往地坚持上班,对医嘱、打针、换药、做沟通,挺着“大肚子”穿梭在病房内外。

    “现在门诊的病人也在急诊科输液,工作量挺大的,多的时候一天要给四、五十个病人打针、换药,特殊情况要弯着腰打针,一套流程走下来,整个人都气喘吁吁的。”周肖有用计步器的习惯,每天步数都上万,但她依旧乐此不疲。

    在同事眼中,周肖是个乐观坚强的妹子,怀孕初期,她妊娠反应很重,呕吐不断,但妊娠反应一结束,她立即跟护士长申请回岗上班;4月底,母亲因为子宫内膜癌到医院做了全切手术,家人都要上班,她病房和科室来回跑,营养没跟上来,出现了头晕、脚肿、喘气等反应,但她没有任何抱怨和懈怠,一直坚持在工作岗位。

    “最难熬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在急诊科看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生命不可复制和重来,我实在做不到无视患者和家属的需要,现在苦点、累点都没关系,这都是为了每个家庭的完整。”做孕妇很累,当护士也累,当一名怀孕的护士更累,但在周肖看来,为了患者,一切都值得。


故事三:这个护士节,我和怀中宝宝一起过

挺着大肚子在手术室工作的刘浪

    从踏上手术室护士的岗位到现在,一袭绿衣,加上遮得严严实实的口罩帽子,转眼之间,我的青春在这“严实包裹”之下已然过去了十二年。无影灯照亮了我的青春,手术室11个手术间里到处都留下了我的脚步,对这里,感觉比对家里还熟悉。而今,已怀有8个多月身孕的我,即将在这个岗位迎来自己的宝宝。

    很多人讲到手术室护士,就会联想到电视剧《外科风云》中反复出现的手术台上的镜头:医生说“钳子”,手术护士就递过来钳子,医生说“刀”。护士就递过来刀,其实手术室护士的工作远没有这么大家想象的这么简单。光各种型号、功能不同的器械就足以让人眼花缭乱,比如说钳子有蚊式钳、中弯钳、大弯钳、组织钳、直角钳、肠钳、柯可钳等,拉钩有皮肤拉钩、腹腔拉钩、S拉钩、自动拉钩等,遇上需要开颅、截肢等手术还需要动用脑外动力系统、显微器械、线锯,骨锉等高大上的器械。除了熟悉这些器械,我们还要清楚不同手术需要准备什么样的器械包、各类手术做到哪一步需要传递什么样的器械,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定期保养这些器械,让它们处在正常的备用状态。

    而我们的分工也很细致,除了配合医生手术的“器械护士”,还有负责台下各种物品准备的“准备护士”、监测手术患者生命体征、治疗给药送标本的“巡回护士”、接送手术患者的“接送护士”、全麻术后复苏监护的“复苏护士”,大家分工合作,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每天的工作。严格执行无菌操作,认真做好患者的查对作、手术台上的器械清点工作,配合麻醉医师做好生命体征的监测及术后复苏是我们每天工作的常态。

    在大型三甲综合医院,每天手术台次很多,我和我的姐妹们一天站上八到十二个小时是常事,腰酸了要站得住,肚子饿了要挺得住,眼睛困了要熬得住,通宵达旦的忙碌也是隔三差五,而对于像我这样的一个怀孕八个多月的准妈妈来说,一天下来更是腰酸背痛,下肢水肿,早上穿着合适的鞋,到了下班就已经穿不进去了。但每当我把手术成功的患者推出手术室时,看到焦急等候的亲人舒展的眉头,感激的眼神,听到他们一句由衷的“谢谢”,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工作最大的快乐和意义所在。

    在这个护士节,有我的宝宝陪着我一起在手术室度过,我觉得很幸福,我希望宝宝长大了也能成为一个热爱工作、快乐工作的人,妈妈把这句话送给你,也送给自己。

手术室  刘浪

                                       
故事四:燕尾帽,自从戴上就没摘下来

泌尿外科 杨东华

    从我18岁戴上这顶白色的燕尾帽开始,我就喜欢上了这顶燕尾帽,尽管随着岗位轮换,它从白色变成绿色,又从绿色变成了白色,可我对它的热情丝毫未减,因为这顶燕尾帽除了它的纯洁以外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在我15年的护理生涯中,我在结核科度过了最美好的少女时光,有点点迷茫,还有点无知。第一次上晚夜班抢救病人,竟不知心电监护仪电极片的安放位置,看见病人大口大口的咯血吓懵了,不知从何下手,每天都在祈盼着过日子,祈盼着不要有抢救,不要进新病人。

    后来又到了急诊科,戴上了承载着希望的绿色燕尾帽。急诊科每天都上演着速度与激情,我每天都要苦练心肺复苏和气管插管,因为多一份付出,病人就多一份希望。我的手指短,做心肺复苏时手指无法翘起,于是等大家都练完了我再留下来练习,多少次手红肿得厉害,用冰敷着等疼痛减轻后又接着练,也正因为有了扎实的基础,在抢救病人时总能得心应手,很快就成长为了急诊科的业务骨干和总带教老师。

    2012年,我通过公开竞聘到了泌尿外科担任护士长,白色的燕尾帽上加上一条蓝色的杠。我知道,这多的不只是一条杠,更是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从急诊科到泌尿外科病房本身跨度就有点大,我得从头开始,白班、晚班、夜班、主班轮流转,中午休息跟着医生上手术,周六,周日出去学习业务知识,很快熟悉了护士长的工作流程,我还不断向身边的优秀护士长学习,看看别的科室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地方,学以致用,很快科室管理水平有了一定的提升,在医院多次获奖。

    我觉得护理服务一定是先要满足病人的合理需求,比如一个疼痛厉害的病人首先需要为其解除痛苦;独居病人住院更多的是需要我们的心理关怀和生活方面的照顾;经济有困难的患者需要我们想方设法帮他节省费用……我愿意为我的病人熬汤;愿意为我的病人梳头更衣;愿意在病人最需要帮助时伸出援助之手,因为我希望我的病人能尽快痊愈然后高兴地向我挥手说再见。

    去年9月28日,科室业务学习结束已是晚上七点半,接到病人求助电话,顾不上吃晚饭的杨东华挺着五个月的大肚子赶赴病人家中为其重新换药包扎。此时,便装的杨东华头上没有燕尾帽,但分明有天使的光环在闪耀。

    在做好了基础服务的同时,我带领我的团队积极配合科主任拓展新业务,2014年起开展日间手术,切实为病人解决实际问题;2015起每3月开展一次内务评比,优化病房布局,给病人、医生和护士一个舒心的环境;并率先在全院应用了PDA,借助信息化的管理手段让科室管理不断完善,先后接待了省内外上十医院的参观学习,得到了广泛好评。

    一路走来,燕尾帽上的杠还在,责任还在,只有不断的努力,才能再创新高。

泌尿外科 杨东华


故事五:不动手试,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何甜甜

    我是来自耳鼻喉科门诊的护士何甜甜,我只分享一件事,因为如果没有这件事,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4月22日,我和平常一样在诊室门口接待病人,突然听见一声大叫,立即应声跑去。一位老人整个人都站在五楼栏杆外面,随时都有坠楼的危险。不容多想,我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他,五楼栏杆外的位置很窄,老人非常高大,我使劲了全身的洪荒之力,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松手,一直坚持到其他护士和保安来,终于将老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手还在发抖。

    事后,有人问我,你这么一个小个子,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抓得住一个一心求死的老人呢?后来,我好好回忆了一下,这简直就是“小宇宙”爆发了。其实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着不能让老人掉下去。 通过这事情,我发现人的潜力真的是无穷的,你能胜任什么事情,有时连自己都无法知晓,若不动手试试,就对自己的这种能力一直蒙昧不知,所以一起加油吧!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何甜甜


故事六:“男”丁格尔,生命健康的守望者

泌尿外科 朱文宇

    温婉可人、年轻温柔、体贴细腻……但凡提及护士,很多人脑海中便会浮现出诸如此类的关键词,因为在大众眼里,护士这样的职业多由女性来担当。可在这样一个以女性为主的大群体中,铿锵男儿同样也有着玫瑰柔情,比起女护士的温柔体贴,男护士更能给病人以安全感。如今的护理行业中,“男丁格尔”正越来越多地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5月11日一大早,记者在我院泌尿科见到了男护士朱文宇,穿上白大褂、戴上头套、系上口罩,与上一班的护士交接,朱文宇一天的工作便开始了。查房、对医嘱、配药、输液、接收新病人、做护理记录、为出院病人办手续……这些看似繁琐的工作流程,对于当班的朱文宇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忙起来的时候,几乎就是在病房、治疗室和护士站之间来回转,很多时候8点下夜班,往往要延缓到中午才能休息。尽管忙碌,但朱文宇依然给予病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加上自己娴熟的护理技术,他曾多次受到病人们的好评。

    刘雪芳是和朱文宇一起在泌尿科共事的护士,在她眼里,朱文宇不仅是科室的开心果,更是一名多才多艺的优秀护士,会打球、会主持还会跳舞,同时也是科室里的高颜值“男神”。

    “因体力充沛、心理承受能力大、应变能力强等特点,像朱文宇这样的男护士便成了科室护理工作的主心骨。”泌尿科护士长杨东华说,随着大家观念的转变,男护士越来越得到医院和病人的青睐和认可。
   
    对于男生从事护士行业,朱文宇也有自己的见解:“泌尿外科病房的病人多数都是带管的结石病人,相对其他科室,大多治疗过程中涉及病人隐私,而且在门诊这一块,许多操作都与男病人有关,而这些,更适合男护士来担当。”但在他看来,从毕业至今,自己之所以一直坚持在护士这个岗位上,不仅源自于能够帮助更多病人减轻痛苦,还在于通过这份工作,学会了遇事时的换位思考和处医之道。

宣传科 高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