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号
  • 服务号
您现在的位置:长沙市中心医院 > 新闻中心
第288期
血透室里“透”出的真善美
发布日期:2017-07-19 浏览数

【编者按】

    走进长沙市中心医院血透室,你可以看到很多台正在运作的透析机,透析机一旁的病床上躺着的是正在进行血液置换的尿毒症患者。因为肾源紧张,只有少数人可以遇见合适的肾源,通过肾移植来取代血液透析维持生命,绝大部分的尿毒症患者都在定期接受血液透析治疗。

    在血透室,规则的血液透析与尿毒症患者的生命息息相关。来这里的每一位尿毒症患者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他们的心路历程包含了对生命的敬畏,对家人的依赖,对关爱的渴求,和对健康的渴望。人性的真善美在血透室里被无限放大。


行医生涯见证“爱心故事”

    有这么一对兄弟,哥哥55岁左右,弟弟大约42岁。两年前,弟弟因严重的糖尿病导致尿毒症,双目近乎失明。由于早年离异单身,弟弟一直由哥哥照顾。长期的病痛折磨令弟弟的脾气异常暴躁,经常任性地拒绝治疗。这时,内敛的哥哥总会陪伴左右,并负担起弟弟的治疗费用。每周三是弟弟定期来血透室透析的日子,病床前哥哥的身影总在——端茶倒水,盖盖被子,陪弟弟说话。偶尔哥哥背过身去,能捕捉到弟弟望着哥哥隐忍含泪的目光。原来……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珍惜着对方。

    有这么一对年迈的老夫妻,两人皆已七旬。老奶奶患有尿毒症,身形较胖,老爷爷身材却很清瘦。每次老奶奶来做透析,老爷爷就会搬上他带来的小板凳坐在奶奶的床边,和奶奶说说悄悄话,递递水,累了就在一旁小憩一下,这样的岁月已经在血透室里度过了五载。一次,听到隔壁病床的一位小姑娘对老爷爷说:“爷爷,您和奶奶真恩爱呀!”老爷爷回答:“少年夫妻老来伴,现在儿女都大了,我只有她了。”
有这么一对温暖的母子。儿子40岁时被发现患上了严重的尿毒症,妻子独自支撑家庭挣钱照顾孩子。儿子在乡下80岁的老母亲得知情况后,毅然来到不熟悉的城市帮助儿媳照顾儿子。每周四,花甲老人佝偻着身体陪伴在儿子的病床前,为儿子进行贴心的护理。本应被照顾的岁月,如今依然为儿女操劳,母爱似海,温柔伟大。

    有这么一对恩爱的夫妻,丈夫患有尿毒症,妻子不离不弃。住院的那段时日,妻子每天晚上会为丈夫捏脚按摩,待丈夫舒适入睡后,才安心地躺在丈夫的身边。

……

血透室 文锐


——俗话说,有爱的人心里装着爱,眼里见到的也全是爱。这句话用在肾内科文锐医生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文锐医生也表示,这些故事是她行医的动力,也是让每一位尿毒症患者的生命如此鲜活的源泉,血透室里“人间自有真情在,不论月缺或月圆”。

 

相濡以沫的血透患者

    血透室13病床的夫妻,所有人都为他们的爱情而感动。

    男人叫做徐波,来自湖南省的一个小县城。他与妻子王红是初中同学。高中毕业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来到长沙打工,在同一个单位偶然相遇。徐波是保安,王红是保洁员。朝夕相处让两人很快成了恋人。2007年4月,相恋3年的徐波和王红结婚了。虽然两人并不富裕,但是幸福很富有。
    
    然而命运弄人,婚礼结束后不到一个月,一天早晨王红开始感觉小便不适,两天后竟出现血尿。在徐波的坚持下,王红来到我院检查,检查的结果让新婚的甜蜜嘎然而止——“慢性肾功能不全,需药物治疗”。

    于是,王红开始遵医嘱服药治疗。就在病情日渐好转的时候,王红怀孕了。本是喜悦的降临,却面临艰难的抉择——如果决定要孩子,王红就必须停止药物治疗,承担病症加重的风险。医生建议此时最好选择不要孩子。然而“为人母”的渴望让王红决定不放弃孩子。就这样,在徐波精心的照料下,女儿出生了。可是王红却没有能幸运“躲过一劫”,病情加重。

    2007年12月,王红被诊断重度尿毒症,如果不换肾,只能依靠血液透析来维持生命。尿毒症患者,每周需血液透析2至3次,按最低2次算,每次费用400元,一个月就是3200元,一年需要将近5万元的支出。即便医保能够减轻部分费用,但对于这对不富裕的小夫妻,治疗费依然沉重。

    王红担心自己是徐波的累赘,打算放弃治疗,在徐波的坚持下才又重新燃起了生的欲望。王红住院治疗,徐波就在附近的餐馆找了个活干,既保证起码的生活费,又能陪着王红。为了省钱,两人经常用小电饭锅煮面条,就着榨菜吃。一把两三块钱的面条能吃两三顿。酱油和醋是从食堂要的,不花钱,装在两个矿泉水瓶里,徐波说这够吃上好一阵了。

    由于长期缺乏营养,王红的身体严重缺钙,医生建议她多吃含蛋白质的食物。于是,徐波每天到附近超市买一盒肉丝,自己一口也没舍得吃,全塞给妻子吃。同病房的病友看两人的日子实在清苦,经常给这对小夫妻“分食物”。

    就这样,在血透室所有人的帮助下,王红陆续接受了10年的血透治疗。在医院住院时,两人最牵挂的就是老家的女儿佳佳,佳佳也十分懂事,性格乖巧。每每在老家等着爸爸妈妈回来。王红说,现在治疗的动力就是努力让自己好起来,然后能抱抱女儿。徐波也清楚女儿是妻子走下去的力量。于是想方设法节省开支,希望能在暑假前攒够钱让女儿来长沙陪伴王红一段时日。

    现在,王红的病情通过治疗已趋于稳定和好转。医生告诉徐波,可以考虑给她换肾。尽管肾源和巨大的手术费用都是大山般的阻碍,但是徐波还是很喜悦。自始至终,他相信凭着自己的坚守与承诺,还有社会的爱心帮助,一定能度过难关,苦尽甘来,然后一家三口快乐地一起生活。


血透室 宁远

——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患尿毒症并不等于宣判死刑。目前,长沙市中心医院血透室有很多尿毒症患者的高质量生存期已超过10年,甚至20年。除了科学的治疗手段,尿毒症患者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关爱与坚守。


大学教授爱听尿毒症科普讲座

    记得第一次看到李教授,瘦高的个子,干净的衬衣,笔挺的西裤,一看就知道是个“文化人”。为他办理入院手续,得知他是本地一所艺术学院的大学教授,刚被医生确诊为尿毒症。大约是知道病情的缘故,李教授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但依然礼貌地对我的工作表示感谢。告知他病房的位置和病床号后,李教授默默地走进病房。

    第二天,我在血透室的置管室再次看见李教授,他礼貌地向我问好。医生马上为他进行了置管,建立血透通路。看着自己手臂上新做的“瘘”,李教授似乎有些不适应和难受。

    置管手术完成后,接下来就是接受血液透析,医生为李教授做好输液的步骤,然后为他的置管接好管子,开动透析机进行血液透析。尽管透析前有说明过刚开始透析可能会有些疼痛,但是李教授还是看起来很痛苦。做完第一次透析后,李教授整个人显得十分疲惫虚弱,由家人搀扶回到了病房。再后来,在血透室又几次看见李教授在做透析,但精神越来越差。我的心里有些不放心,于是找了个机会与他聊天。“从来都没想过会得这种病,现在应该算是判了死刑吧,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上讲台教书”。听到李教授这样说,我的心里有些诧异,难道李教授认为尿毒症是绝症吗?于是我又找到李教授的家人交谈,终于确定了这就是李教授精神颓废的心结。

    “要让李教授正确认识尿毒症!”我暗暗在心底决定。周四是科室为病人们做尿毒症科普宣教的日子,于是,我向李教授发出邀请,请他来参加。李教授欣然同意。到了讲座的那一天,我亲自领着李教授入座,还安排了一位透析多年的尿毒症病友吴大爷坐在李教授的旁边。然后悄悄退到一边观察李教授参加讲座的情况。只见李教授认真听着医生的讲课,休息时间还不时与吴大爷进行交谈,表情似乎放松了些。讲座结束后,李教授主动走上前向我表示感谢,希望这样的讲座以后都能通知他,他很愿意学习尿毒症的知识。听到李教授的请求,我十分欣喜,保证每一次都会提前通知他。

    后来,科室每一次举办的科普讲座,包括尿毒症的治疗,尿毒症患者的日常生活指导,尿毒症患者置管透析的日常维护和注意事项……李教授都会准时前来参加,配合治疗也越来越积极。最近,医生告诉李教授他的病情已经稳定,只需定期到血透室进行透析治疗,完全可以重回学校进行教学工作。出院前,李教授特意告诉我这个好消息,谢谢我让他重新认识了尿毒症。再后来,每次看到李教授定期来做透析,还会与隔壁病床的病人愉快交谈,我的心里都十分高兴。


血透室 王娟


——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如果说亲情是对抗疾病的力量源泉,那么信念是战胜疾病的关键。所以,作为血透室的医务人员,我们始终关注每一位来到这里治疗的尿毒症患者的心理健康。除了给予患者治疗,我们做得最多的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