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号
  • 服务号
您现在的位置:长沙市中心医院 > 新闻中心
第75期
火眼金睛辨结核 侠骨柔情系患者
发布日期:2018-09-06 浏览数

——记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医院结核重症科主任傅满姣

    如果你问一个医学生“最不喜欢去医院哪个病室?”,最多的答案一定会是传染科,尤其是经呼吸道传播疾病的结核科,那是传染性最高的地方;如果你问一个患者/家属“最害怕去医院哪个病室?”,答案非重症医学科(ICU)莫属,因为那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而结核重症科,兼具了“结核”和“重症”两个关键词,说明那是一个传染性最高又离死亡最近的地方,危险系数乘以二。

    2018年3月31日,湖南省首个结核重症科在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医院开科,而肩负这个高危病室的科主任竟是一名女医生,她的名字叫做傅满姣。


结核门诊遍寻“梦中人” 感谢“医人”救命之恩

    46岁的刘佑生(化名)是湖南浏阳人,5月初的一天,他在家中突然昏倒,家人发现后将他送到当地医院,入院后查胸部CT显示双侧胸腔少许积液,头部CT显示脑组织肿胀,行腰穿、脑脊液检查显示低糖低氯高蛋白改变。医生诊断颅内感染,但是具体病因不能明确。入院后刘佑生的治疗不理想,出现畏光、呕吐、胡言乱语、全身持续性抖动、意识障碍加深、呼吸衰竭等症状,辗转省内多家医院后,来到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医院进一步查因。

    当120救护车将刘佑生送到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医院结核重症科时,他已经昏迷不醒,生命体征微弱。傅满姣得知患者病情,立即带领医生予以插管、脱水降颅压、抗感染、防应激性溃疡等抢救措施,并行各项相关检查,诊断结核性脑膜炎,予以积极对症治疗。

    从最开始的病情凶险到十天后的病情趋于稳定,傅满姣每天都会亲自到病床前确认刘佑生的病情状况。半个月后,刘佑生苏醒转入结核普通病房,可是他一直没有忘记那些天在病床旁细心询问他病情的那名女医生的声音。

    “因为结核科的医生都戴着厚厚的口罩,所以到我苏醒了,也没有见过她的样貌,只知道她是结核重症科的主任,名叫傅满姣。”被医生允许走下病床的那一刻,刘佑生首先来到结核重症科求见傅满姣。值班医生告诉他,傅主任正在肺科医院一楼看门诊。于是,刘佑生又来到一楼门诊,找到傅满姣的门诊诊室,听到她正在和病人亲切交谈,那个声音清脆又明亮,就是那些天自己在半梦半醒中常常听到的声音。

    “您是傅满姣主任吗?”

    “我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你的病人刘佑生,我专程来找您,谢谢您救了我的命。”

    “哦,是刘佑生呀,看来你恢复得挺好,不用客气,这是我作为医生的职责。”

    “你能摘下口罩吗?我想知道救命恩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听到刘佑生的请求,傅满姣摘下了口罩。

    “终于看见您的真容了。我这几天做梦还梦见您在救治我,您跟我梦中想象的一模一样。”


不放弃,不推诿 救回孩子的命,我的坚守都值得

    7月23日中午1点,120救护车将一名紧急转院患者送到了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医院结核重症科,患者叫钟磊(化名),今年16岁,是一名车祸患者。

    原来,在7月20日清晨6点,钟磊随父亲驾车外出遭遇车祸。剧烈的撞击令钟磊全身多处骨折,并造成严重的肺挫裂伤,肺部出血不止,在就近的市级医院接受抢救,性命暂时保住。可是急诊CT提示肺部多发空洞,高度可疑开放性结核,医生建议转入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医院接受专科治疗。

    得知转院患者钟磊的病情,傅满姣凭直觉感到了病情的凶险。她要求全科医护人员进入“备战”状态。首先将钟磊顺利从平车转入监护室,血氧饱和度50%,心率125次/分,血压进行性下降,气道压力不断攀升,监护仪上的数据提示着钟磊的肺部仍然在出血,情况危急。

    “快,全力抢救!”——气管套管重新更换;纤支镜下持续吸血,保持呼吸道通畅;全身及局部上止血药;输红细胞、血浆等措施一气呵成。傅满姣镇定地指挥医生、护士开展抢救,同时毫不犹豫地向医务部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全院大会诊,寻求兄弟科室的帮助。

    半小时后,参与会诊的各科专家全部到位,根据钟磊的肺部影像,专家一致认为不支持结核,应是创伤导致肺挫裂伤致大出血。为了给钟磊创造手术机会,结核重症科与麻醉科合作,进行双腔气管插管,可是血氧饱和度依然只有50%,血压也极不稳定。

    放弃吗?还是向家属提出“不支持结核”的结论,转院或转科呢?不,傅满姣当机立断,继续全力抢救,并与各科专家商量,为钟磊再觅“一线生机”。接受胸心外科主任袁跃西的建议,尝试体外膜肺(ECMO)治疗。通过医院及专家联系,在最短时间内联系上了湘雅附一的ECMO团队,前来长沙市中心医院结核重症科为钟磊进行体外膜肺治疗。

    在等待湘雅附一ECMO团队的过程中,从中午1点患者抬入结核重症科至深夜11点,傅满姣带领团队一直守候在结核重症科,严密监测钟磊的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治疗方案。就在ECMO团队晚上11点半到达时,奇迹出现了!钟磊的出血量明显减少,血氧饱和度上升至95%以上。病情好转,钟磊可以暂不使用医疗费用高达几十万的体外膜肺治疗。后又经过大小几次抢救,为患者择优避免了肺切除的痛苦。一条鲜活的生命从死亡线上被拉回。

    一周后,钟磊病情趋于稳定。在结核重症科病房外,钟磊的母亲得知钟磊获救,喜极而泣。她抓住傅满姣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傅主任。谢谢所有的医生。我把儿子送来是送对了,你们没有放弃他。他活了,我们全家都能活了”。

    “不要客气,钟磊妈妈,也谢谢你信任我们,你多保重身体,钟磊需要你继续支持。”傅满姣欣慰地说道。


这里是湖南第一个结核重症科,发展好它,光大门楣

    回忆起自己最初成为一名结核科医生,傅满姣说那是一个偶然。2006年,因结核患者日益增多,医院决定将结核科(原胸科中心)扩大规模,新开设胸六科、胸七科。在选派主任人选时,领导看中了当时在老干科工作突出的傅满姣,希望她能出任胸六科的主任。傅满姣没有过多的犹豫,她同意了。她说,临床岗位,不管是哪个都需要有人在,轮到我,那就我上。

    成为结核科医生是偶然,做好结核科医生却是必然,傅满姣是一个有韧性的医学者。十二年里,她刻苦钻研结核专科知识、科研课题和国内外先进技术,多次在全国及省市结核病诊断及鉴别诊断竞赛中名列前茅,对疑难杂症的诊断率特别高,被人戏称为鉴别结核的“毒眼睛”。

    除了“毒眼睛”,傅满姣还是肺科医院有名的“侠女医者”。在结核重症科,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科里的医生护士必须时刻保持一颗“同理心”。傅满姣说,因结核病具有传染性,结核病人会面对来自社会甚至是家人的歧视和疏远,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需要治疗,更渴望来自社会、家属、朋友的接纳和宽容。所以,医护人员的鼓励与支持无比重要,这是战胜结核的 “攻坚”力量。

    如今,科室在傅满姣的带领和大胆管理下,“华丽转身”为湖南省首个结核重症科,硬件设施先进齐备,团体建设蒸蒸日上。医护人员由最初的“ICU小白”蜕变成为奔跑着的“ICU小超人”,病源从零到满员。越来越多的外院、外省医生慕名将结核重症患者送来,无数结核危重病人在这里起死回生。2018年6月,全国结核病学术大会上,傅满姣当选为第十七届中华医学会结核病学分会专业委员会重症结核学组常务委员,这是对她工作能力和贡献的肯定。

    傅满姣说:“从事结核专科十余年,它早就是我一生的事业。我将此处亲手建立为湖南省第一个结核重症科,接下来我的目标就是发展好它,不断培养优秀接班人,继续光大门楣!”


记者  秦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