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市中心医院 > 科室动态
科室动态
三兄妹均走“企鹅步” 髋关节置换术助其正常行走
发布日期:2017-01-03 阅读量: 266
    三兄妹身高均不到1.40米,走起路呈企鹅步态,一瘸一拐,还患有严重的双侧股骨头坏死,不及时手术置换关节,很可能都会出现下肢瘫痪。据我院关节外科医生查因发现,导致三兄妹出现上述情况的“元凶”竟是先天性髋关节发育不良,和家族遗传有很大关系。

一家三个“矮人” 走不稳还常脱臼骨折

    “我知道这个病很早就应该治了,但家庭条件不好,只能一拖再拖,直到这次痛得下不了床……”45岁的长沙汉子陈光提及自己的疾病,满是无奈和感慨。他是长沙县人,未婚,身高仅1.38米,在乡下一家工厂从事清洁工作。

    在他的幼时记忆中,自己从小就身体不好,个子也不高,同龄的孩子可以蹦蹦跳跳地玩耍疯跑,而他和哥哥姐姐却没办法做到这么“肆意妄为”,因为他们都很容易摔跤,而且一摔就很可能脱臼、骨折。“多的时候,我一年可以脱臼3、4次,7岁那年脱臼过一次,家人带我到土郎中那复位了,自那之后,我走路就一瘸一拐的,家里条件一直不太好,也没去医院做系统的检查和治疗。”

    很多年过去了,陈光依旧是走路跛行,有明显的长短腿,但不痛不痒,他也没想过去医院查体。虽然身高仅1.38米,但看到哥哥姐姐和他都差不多高,觉得是遗传原因,自己就是“个矮”,也没太在意。直至2011年,他哥哥因为腰腿部疼痛到我院关节外科看病,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双侧髋关节脱位,双侧股骨头磨损很严重,必须关节置换才能解决问题。

   “哥哥在医院做了一侧的关节置换,我和姐姐也做了检查,都有先天性双侧关节发育不良,当时股骨头出现了较严重磨损。”医生告诉陈光,这个病和遗传有关,兄妹三人身高“拖后腿”、跛行、易脱臼等,都可能是此病所致。

关节置换术 给骨头换“帽子”

    2012年7月,陈光也出现了和哥哥一样的症状,到医院检查,医生告知他要赶紧进行关节置换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手术费用昂贵,他暂时放弃了治疗。直到今年11月中旬,他痛得下不了床,无法行走才再次到医院看病。

    “陈先生这种先天性髋内翻属于先天性髋关节发育不良的一种。举个简单的比喻,我们髋关节的髋臼就像顶‘帽子’,戴在股骨头上,髋关节发育不良就相当于‘帽子’没有戴正,与‘头’不配套,二者之间磨损加速,慢慢地‘头’就脱出来了,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疼痛,而且逐渐加重。”据关节外科副主任医师邓俭良介绍,陈光小时候出现跛行、长短腿、臀纹不一致等情况时,如果早点治疗,可能只需要采取戴支具、截骨手术等方式处理,但是等到出现髋关节骨性关节炎、骨股头坏死等情况,就不得不考虑进行关节置换了。“他现在关节缺失比较多,手术复位难度大,这种情况在初次髋关节置换中属于顶尖难度。”为了保证手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科室还专门采用了先进的3D打印技术,快速打印出1:1的仿真骨骼模型,还原陈先生股骨头的原貌,以便准确判断其受损情况,并在术前进行模拟手术演练。

病愈不忘好心人  送锦旗表谢意

    各项准备工作就绪,可数万元的手术费用让陈光一家人犯难了,但如果不及时手术置换关节,等待他的可能是瘫痪的结局。关节外科丑克主任发现了此情况,他积极与患者和家属沟通,通过多种方式为陈光申请减免部分费用,还呼吁身边爱心人士进行募捐。长沙某公司的爱心人士谢女士一直想做个善举,为困难患者资助2万元医疗费,此举正好缓解了患者陈光的燃眉之急。

    目前陈光已经成功进行了左侧髋关节置换术,术后恢复情况良好。“我做了左侧髋关节手术,等过段时间再过来做另一侧,医生说如果两侧手术都成功,以后基本生活自理没问题。”现在陈光已经尝试着下地走路,感觉挺轻松,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疼痛了。“老躺着还真不习惯,真希望病愈后还能继续干活,挣了钱能让哥哥姐姐也来做手术。”

    为了表示对医护人员和爱心人士的感谢,20日上午9时,陈光在家人的搀扶下,将印有“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心系病人•关怀倍至”的锦旗送到了医院,向曾经关怀和照顾过他的医护人员和爱心人士谢女士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宣传科 汤雪


【专家简介】

丑克  中共党员 骨科二十二病室关节外科主任 主任医师

    1991年毕业于湖南医科大学,从事骨科专业26年,曾先后在北京协和医院、香港玛丽医院、台湾荣总医院等多处进修学习。擅长人工髋、膝关节置换及翻修手术,运动医疗关节镜手术。

    目前担任湖南大学生命学院兼职教授及研究生导师、湖南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及研究生导师、湖南省关节质量控制中心委员、湖南省骨科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南省运动医疗委员会委员、长沙市骨科专业委员会委员、长沙市中医骨伤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长沙市中西医骨科专业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