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市中心医院 > 科室动态
科室动态
非体外循环冠脉搭桥手术让高龄冠心病患者重获生命的春天
发布日期:2017-02-20 阅读量: 230
【典型病例】

    82岁的朱爷爷只要稍微活动或者激动时就会出现心绞痛,以至于根本不敢下床,不久前,他因为严重的冠心病住进了我院胸心外科。入院后,经过完善的检查,发现朱爷爷主要的冠状动脉都已经严重狭窄,基本只有正常管径的十分之一左右,随时面临大面积心肌梗塞从而导致猝死的风险。而要想保住性命唯有做冠脉搭桥手术,重新恢复冠脉的供血。

    因为朱爷爷年事已高,再加上8年前做过肾癌手术,只有孤肾,如果采用传统的体外循环心脏停跳下冠脉搭桥手术,可以导致血细胞破坏、凝血功能受损、心脏缺血再灌注损伤,以及产生大量的炎症因子影响肾功能,以爷爷的身体状况估计难以承受。因此,我院胸心外科医生经过讨论后决定为爷爷实施非体外循环下冠脉搭桥手术。

【手术解读】

    这一手术方法是通过手术技术的改进及特殊器械的配合,从而实现在跳动的、无体外循环支持的心脏上手术。与传统的体外循环手术相比,该手术方法避免了体外循环给人体造成的不良影响及相关并发症,并且可以缩短手术时间、减少术后重症医学科的监护时间,降低医疗费用,具有更低的手术风险和死亡率。尤其适用于高龄 (>70岁) 、心功能低下 (EF<40%) 、肝肾功能不良、升主动脉钙化、有出血倾向、 卒中后遗症等体外循环高危患者。但是这一手术方法对手术技术要求高而且麻醉风险大,因此也对手术医生和麻醉师有更高的要求。


    我院通过组织精干手术力量和麻醉团队,成功为朱爷爷实施了非体外循环下冠脉搭桥手术。手术过程平稳顺利,手术之后恢复良好,朱爷爷在重症医学科观察治疗2天后已经回到胸心外科病房,预计不日即可出院。
                                      
【术后保障】

    朱爷爷虽然接受的是手术风险和死亡率更低的非体外循环冠脉搭桥手术,但因朱爷爷长期吸烟,术前血气分析示氧分压低,有低氧血症,肺泡动脉氧分压差大,提示氧气弥散功能差,术后评估也提示:可能出现呼吸衰竭,呼吸机依赖,肺部感染,术后心衰、心脏冠状动脉桥血管再梗等相关并发症。重症医学科责无旁贷为接受手术后的朱爷爷承担起保驾护航的重任。

    朱爷爷术后转入重症医学科,予以完善相关检查,全面评估心肺肾肝多脏器功能,并根据朱爷爷情况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朱爷爷基础肺功能差,呼吸欠佳,氧合指数低于100,密切心电监护下予以肺复张治疗,经过肺复张治疗后患者氧饱和度逐渐上升,氧合指数上升至200;在循环上密切监测血压,以μg/kg/min精准计算,并调节进入体内多巴胺,硝酸甘油量,进而控制血压在理想范围,根据每小时出入量,下腔静脉宽度,血压变化,CVP综合评估容量状态予以匀速补液治疗;密切观察心包、纵膈引流管引流量,术后6小时患者引流管引流量低于300ml,按kg体重予以患者精确计算肝素钠量开始抗凝治疗防止桥血管堵塞。

    经过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努力,朱爷爷术后行自主呼试验(SBT试验)符合停机标准,13小时停呼吸机,行漏气试验阴性声门条件好,于术后14小时拔除气管导管,接下来医护团队鼓励朱爷爷加强训练床上呼吸,加强深呼吸锻炼,术后第三天(术后39小时)顺利转出重症医学科入胸心外科继续治疗。

胸心外科 陈范才 重症医学科 李圆菲


【胸心外科手术围术期评论】
 
    我院胸心外科体外循环下手术开展于2010年底,由于该手术技术含量高、风险大,平均死亡率国内统计为3-14%,所以直到今天在省内仍然只有少数几家医院能做,市级医院只有我院已经开展。

    在该手术实施前,杨院长及院级相关领导、医务部、护理部、胸心外科、麻醉科、手术部、重症医学科等相关部门进行反复调研及可行性论证和风险评估,并参考其他医院成功和失败的案例,制定了一系列的诊疗规范和预案来保证手术病人的安全,如术前安全谈话、术前多学科联合会诊(包括胸心外科、麻醉科、手术室、心内科、重症医学科、医务部)讨论手术的安全性及可能出现的风险及应对措施、围手术期的重症医学科的严密监控及多学科联合诊疗等,确保了患者围手术期的安全。

    据统计,几年来我院共实施择期胸心外科手术近百例,年龄最大82岁,死亡仅2例,绝大部分病人术后的健康状况和生活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重症医学科  邓湘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