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号
  • 服务号
您现在的位置:长沙市中心医院 > 党群工作
医德医风
【医师节系列报道】与死神赛跑 为生命接力(医师 邵启兵)
发布日期:2018-08-20阅读量:

——记长沙市中心医院急诊外科副主任医师

    如果把医院比作看不见硝烟的战场,那么急诊科就是战场的最前线。

    匆忙的脚步、飞快的语速、焦急的催促……这里注定是一个永远无法安静的地方,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医护人员总在无休止地与死神“赛跑”。

    “不好意思,请等一下,我来了个病人。”这是记者采访长沙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邵启兵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他说话的语速也比较快。



分秒必争,剪刀刺伤颈部的休克患者得救了

    急诊科危重病人多,病人病情变化快,抢救的最初几分钟,往往是抢救成功的关键。作为一名外科医生,邵启兵每天面对的都是高风险的急危重症患者。
 
    2016年1月15日,晚上8点,邵启兵医生当班,120送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因为和家人发生冲突,不慎被剪刀刺伤了颈部的大血管,导致失血性休克,入院时,男子呈现昏迷状态,血压为0,颈部仍然有活动性出血。

   “当时场景很像武侠片里的割喉喷血,我们颈部有些动脉跟小拇指一样粗,压力是非常大的,一旦被割破,人很可能在1-2分钟内会因失血过多死亡。”

    邵启兵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生命垂危、需要紧急处理的外伤患者,他到达现场后,来不及过多的思考,一边按压住涌出的鲜血,一边通知科主任、医务部启动紧急救预案,现场成立创伤救治团队,并联合耳鼻喉科、麻醉科、输血科、手术室、重症监护室等科室,即刻实施床旁颈部刺伤清创、血管探查止血术。由于救治高效及时,该中年男子被成功转入ICU进一步治疗。

    急诊科日平均接诊400余名急症患者,医护人员每天都面临着生死搏斗和血淋淋的场面。接受采访时,邵启兵医生笑着说,急诊科的医护人员都是超人、是战士,随时准备着冲锋陷阵,必须做到有危必救、分秒必争、忙而不乱。


细致入微,心脏破裂的车祸伤患者起死回生

    2018年4月12日凌晨4时许,抢救室来了三位车祸伤的病人,其中一名女性患者休克、昏迷,生命垂危。接到通知后,邵启兵医生紧急赶往抢救室。

 
    伤者年仅20岁,下班骑电动车回家,行至汽车南站附近的一个路口时,与一辆快速行驶的面包车发生猛烈碰撞,直接从电动车上“飞”了出来,被送到医院来时神志昏迷、面色苍白、呼吸浅弱、持续休克,血压只有55/30mmHg。

    “当时患者生命体征极不稳定,我们迅速开启急诊创伤救治,一边评估一边组织抢救,聂梦旬医生负责家属谈话,何蕊医生负责气管插管,邵启兵医生负责中心静脉置管,创伤重症超声评估(FAST)提示患者心包大量积液并血凝块形成,肝周、下腹少量积液。”根据丰富的临床经验,邵医生考虑患者心包大量积液很可能是心脏破裂导致,抢救类似病患,一分一秒都显得弥足珍贵。他迅速进行了床旁心包腔穿刺,抽出120ml不凝固血性液体,为患者心脏暂时解压,赢得了手术机会,并协同胸心外科专家紧急为女孩进行手术,及时为女孩“补心”。

 
    “一般做完心脏手术,各项指标会明显好转,但奇怪的是,虽然术中输了很多的血和液体,但患者血压仍不稳定。”邵启兵全程参与手术,他感觉到患者的病情异样,随即在手术台上再次为她实施了一次FAST评估,结果发现女孩腹腔内的积液明显增加了,肝脏可能有破口。随后,普外科的副主任医师蒲群旺紧急上台,为女孩进行了第二台手术,术中证实了邵启兵医生的判断:左肝外叶和右后叶均重度挫裂伤,在进行了肝破裂清创、部分肝叶切除等手术后,女孩被转入重症医学科(ICU)进行后续的观察和治疗,目前女孩已顺利康复出院。

    “心脏和肝脏破裂的患者,每一步都很关键,如果不及时穿刺、开胸进行心脏修补术,那患者很可能当场就没救了;如果不接着做肝脏手术,直接转入病房,患者很可能因为腹腔大出血而来不及抢救。”术中女孩全身总出血量已达到3600毫升,按照人体正常血量占体重的8%来计算,体重55kg的女孩全身血量约为4400毫升,她已经失去了全身一半以上的血量,这种情况下能抢救成功可谓是奇迹,而两次危急时刻的抢救,都离不开邵启兵医生的火眼金睛和明察秋毫。


分秒必争,盆骨骨折致大出血的患者救活了

    安徽25岁的杨女士(化名)和弟弟一同在长沙务工,6月的某晚,她和弟弟一起骑摩托车回家,结果路上遇到渣土车,因为处在视野盲区,渣土车左拐时不慎撞到了姐弟俩,致其出现严重的挤压伤,姐姐比弟弟的伤情更为危重。

 
    “入院时,女患者一直处于休克、昏迷的状态,阴道内不断地涌出如溪流般的鲜血,我们积极监测她的生命体征,初步排除心包填塞、张力性气胸等情况,做好呼吸等循环支持。”当时现场情况很混乱,根据常规经验,根本无法很好地判断杨女士是阴道本身出血,还是腹腔其他地方出血,只能先用大纱垫从阴道里面强塞进去来帮助她止血,再进行液体复苏、输血等抢救措施,后面血压明显上升了一点,但也只维持在70-80mmHg。

    因为邵启兵医生迅速有效的急救,医护人员争取到了一个缓冲期,随后赶紧把患者推到CT室做检查,明确诊断为骨盆多发骨折,血流动力学极不稳定,而出血也是因为骨折片刺穿了阴道的内侧壁,所以才会流血不止。

    盆骨骨折的最大危险是会引起腹膜后大出血,部分患者的体内出血量可高达1000-2000毫升,人体总血液量约为4000余毫升,如果前期救治不及时,患者后果不堪设想。据文献报道,严重骨盆骨折休克发生率高达30%以上,甚至达60%,死亡率高达25%-39%。

    当时杨女士的病情十分危急,急诊科迅速开启绿色通道,将其送往介入室进行紧急微创手术,邵启兵医生全程参与,终于从死亡线上将她拉了回来。


【相关链接】我是医生,面对死亡也会有很多无奈

    不遗余力地挽救患者性命是医生的天职,在医院急诊科,邵启兵医生见惯了生死,原以为他面对死亡的态度会比较洒脱,细聊之后,才发现并非如此。

    2017年7月,长沙遇到罕见的洪涝天气,在汽车南站附近,一破旧居民楼出现坍塌,一对中年夫妻被压在了墙体下。入院时,女子病情还算稳定,但男子已经危重得连血压都测不出来了,只是一个劲地吐血。这种情况下,医生连推他去做检查的机会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气管插管保证他呼吸道畅通。

    “生命真的很脆弱,我看到他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不确定,我们无力做很多的处理,最后只能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死亡。”邵启兵至今都难以忘记男子渴望活下来的眼神。所以这些年,除了提升自己技术外,邵医生也在积极地从事公益活动,他希望通过科普宣教,将一些急自救知识融入到市民心中,做到防病于未然,比如他主持医院组织的爱心小精灵暑期夏令营急自救知识讲座,他经常利用空闲时间深入社区、工地、山区、乡村等进行意外伤害、安全生产等科普宣传。

    “我们所有的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天堂门口排队,只是一些人会因为各种原因被插到了前面。作为医生的任务,就是竭尽所能、想尽办法地把那些被插队的人送回到他原来的位置。这便是医者的使命与担当。”
 

记者 汤雪 通讯员 林航(急诊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