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号
  • 服务号
您现在的位置:长沙市中心医院 > 中心大讲堂
中心大讲堂
如何做有温度的医者?
发布日期:2017-08-09阅读量:

——请听与会人员如是说

    最近,关于学医话题火爆朋友圈:“大陆36名高考状元无人学医,香港6名状元全部学医”。“如果重返18岁,你还会选择做一名医务工作者吗?”话题一出,引发的社会舆论达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关注度。此次医院第二十五期中心大讲堂特别邀请人民日报高级记者白剑峰老师为大家做《做有温度的医者》专题讲座,内容发人省醒,会场内不时爆发出共鸣的掌声,而会后的感悟也此起彼伏。

记者 高琳

超声医生的“不便”与“顺便”

    每当走进医院门诊四楼超声科候诊大厅,候诊患者人头攒动,往来如街市,十余间诊室内采集器“咔咔”声此起彼伏,时而还会传来这样的对话:“医生,我做的乳腺彩超,顺便帮我把心脏一起看下吧”,“两个部位隔的那么近,几分钟,顺便帮个忙撒”……这样“顺便”的请求每天都会遇到很多次,做浅表彩超的要顺便看肾脏,做心脏彩超的要顺便看胸水……理由五花八门,有抱着试一试心态的,有苦苦请求的,有死缠烂打的,也有蛮不讲理的,每次遭遇,超声医生只能耐心的解释:“彩超能做的部位很多,但是检查部位不同选择的超声机和探头都不同,对于超声专科而言,您的顺便确实有不便。”

    在超声科每天都会有这样拒绝,“不便”的拒绝是我们专业的判断,是对患者高度的负责,正是这份专业和责任,超声科每天又在上演着各种“顺便”!

    有顺其自然的“顺便”:医生在对孕妇进行临产前常规检查时,如发现盆腔内有包块,立即提示门诊医生,卵巢肿块?阑尾包块?后进一步检查后确诊为阑尾炎,使病人得到及时处理;医生行阴式彩超检查时,如发现部分肠管扩张、肠间隙积液, 提示肠梗阻的可能,后经临床医生进一步检查而确诊;医生们在检查颈部时,如发现甲状腺叶内多发小结节,会提示病人去专科门诊就诊、定期复查。

    更有擅做主张的“顺便”:医生在行腹部检查,申请单上注明“肝胆胰脾”,发现肝肾间隙有液暗区,会随即扩大检查范围,后发现盆腔、腹腔均有液暗区,盆腔内有个50mm包块,立即让患者制动并轮椅运送,术后诊断为黄体破裂;急诊超声医生接诊的2岁哭闹患儿,申请单上注明“常规腹部检查”,检查发现腹部无异常变化,会主动扩大检查范围,查寻原因,后发现患儿双侧胸腔积液,立即与临床医生沟通收住入院,患儿入住后病情恶化出现心衰,经抢救转危为安;出诊班医生在行床旁检查时,申请单注明“双下肢静脉”,只要发现下肢动脉病变,检查报告必定会出现动脉的描述和诊断。

    以上“顺便”之举在我们超声科日常工作中不胜枚举,无论是在诊间、急诊、床旁还是术中超声,超声医生利用手中探头,以“不便”彰显专业!以“顺便”凸显专业!目前我们科室日接诊病人在1000人次左右,提早上班、推迟下班早已习以为常,不管工作有多忙,超声医生坚持检查时热情接待、标准采集、仔细分析,结合病人口述的病情和临床医生提供的信息,结合影像学、临床、解剖、病理等多学科医学知识,做出有价值的诊断,用“专业”诠释有温度的医者。


超声诊断科 陈艳琼

治病愈心,也许离“暖医”更近一些

    作为一名在临床工作了33年的“老口子”,医学院的韶华亦恍如昨昔。如果重返18岁,你还会选择做一名医务工作者吗?”对于这样的话题,我却回答得有些纠结。

    众所周知高三学生学习苦,孰又知医学院的大学生生涯年年如高三,孰又知这专业书最厚、专业课最多的医学院学习仍然是“简单”科学知识的综合化,待到临床教学医院的实习才会发现几乎没有书本上的“标准化病人”。每个病人都有其“生物-心理-社会”的特点,都是“复杂”个体。

    医生每天都要面对变化莫测的疾病和病人,信息不充分,基础理论(病因、病理)也不明了,医生个体的知识、能力、经验都不平衡,但无论资深专家还是初出牛犊,都要做近乎完美的临床应对,达到患者对疗效的最佳预期。但你会发现即使寻访一个高年资的医生,他依然会认为医学最大的困惑还是不确定性。病人因为无法确诊而惶恐不安,医生因为不能确诊而左右为难,医疗费用因为不确定性的探究而节节攀升,社会舆论因为不确定性而质疑医学的科学性。

    但现代临床医学之父威廉•奥斯勒说:医学是一门不确定的科学和可能的艺术。可见医学的最大价值不是包治百病,医生的最高能力也很难改变生老病死,生命体的最后一课必定是衰老与死亡。“医生只是让人在生老病死之间活得好一点,仅此而已!”看似消极的一句话,却无不彰显本质。

    白剑峰老师提醒说,在形形色色的不确定性的煎熬中,医生应该转变自己的态度不把呈现确定性作为职业的唯一价值,转而以友善与共情去安抚惶惑的病人和躁动的家属。正如特鲁多所说“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To Comfort Always.”治病愈心,看疾病本身也关心疾病之外的人,也许离“暖医”又更近一些!
                                                            

康复医学科 王丽菊

做暖医,“换位思考 有效沟通”很重要

    “一个有温度的医生,应该是一个尊重生命、懂得谦卑、有一颗柔软的心的人,应该尊重患者体验、尊重生命规律。”这是我聆听白剑锋老师讲课体会最深的一段话。

    记得希腊医学先驱希波克拉底曾说过,医生有三件法宝——语言、药物、手术刀。语言排在了第一个,这样一句古老的格言很多医学生都耳熟能详,可是往往在工作生活中却被淡忘,对语言的运用也慢慢生疏。结合白剑峰老师的讲课,我懂得了“人文关怀、有效的沟通、站在患者的角度”就共同组成了“暖医”这个名词!

    白剑峰老师讲课中提及的一个故事让我记忆犹新:一名做完心脏支架后的患者一直觉得支架在身体里发出异响,和医生多次提及此事,医生总是说:“这不可能,是你自己产生的幻觉,从来没听说过心脏支架能发出声响的……”直到几年后,这位医生自己也安装了心脏支架,夜晚,他也听见了支架在身体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这才想到那位患者说的确有其实。的确,“病情不会全部按教科书那样发展”这一点也充分说明,“有效沟通”的重要性!


门急诊医技党支部 颜梦婷


                                              
用“心”去做医者佛心

    白剑峰老师的课生动有趣,大家都聚精会神,听得津津有味,可谓是饱尝了一席精神大餐,接受了一次心灵洗礼。“医生是智商和情商的完美结合”、“医生是生命花园的园丁”、“医者佛心”、“医生的另一个角色是牧师”等课堂精髓,反复在我脑海中回荡萦绕,让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我顿觉自己不胜一名医生,我要重新认识自己和自己的的职业。我又想起一位西方医生特鲁多的铭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也是在告诉我们,医生的职责不是简单的治疗、治愈,而是更多的帮助、更多的安慰。

    白剑峰老师说“治愈不是医学的唯一目的,让人活得更好才是医学的更高境界”。医学不仅是一门自然科学,更是一门社会科学。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独立的某种生物疾病,而是有思想、有情感、有社会属性、需要帮助的人。虽然他们不幸患了“癌症”、“结核”“艾滋病”等生物性疾病,成了我们的患者,但是社会对他们的鄙视、医生对他们的冷漠,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一旦他们患病,内心会不停地问:“我为什么会得这种病,我做错了什么事,会治好吗,我还能活多久,我没脸见人了……”,从而让他们产生了“恐惧、失望”等心理,进而导致了社会性“心病”的产生。不同的人,文化程度、社会阅历、经济能力、性格特点、心理素质等不同,就决定了他们承受“心病”打击的程度不同。因此,我们医生面对患者的不仅仅是他的疾病本身,更是他的“心病”。这时,他们需要得更多的是安慰。

    对患者的“疾病”,我们医生要动“脑”去思索它的“诊断、治疗方案”;动“手”做手术去治愈它们;对“心病”我们就要动“嘴”去与患者及家属沟通,告诉他们疾病的产生、转归,笑对疾病,甚至不惧死亡;动“心”则是白剑峰老师说的“医者佛心”,“与患者情感共鸣,同喜同悲,能够在不同的境况中理解别人的感受,也叫同理心”。

    听了白剑峰老师的课,我觉得我们更要用“嘴”去与患者交流,用“心”去感受患者的“心病”,做一个有温度的医者,让患者感受到我们温暖的双手,而不是冷冰冰的手术刀!

外科党支部 杨继承


[ 返回列表 ]

置标出错:关键字 'order' 附近有语法错误。
置标出错:关键字 'order' 附近有语法错误。